• 大众德国工厂9月将短暂停产 为应对新排放规定 2019-08-16
  • 河南一矿企收33张罚单仍违法排污 有基层官员站台 2019-08-16
  • 因此就有理由远超购买力炒作房价,实现更高地价? 2019-08-10
  • 毕业当援疆 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2019-07-22
  • 从一起偷倒渣土案看作风 2019-07-22
  • 北美票房全女性阵容《瞒天过海:美人计》成票房大赢家 2019-06-27
  •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杨建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6-22
  •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连载八) 2019-06-19
  • 审计署:19万套房子空置 数百亿元资金闲置 2019-06-10
  • 科学数据,如何科学管理 2019-06-10
  • 【大家谈】绘就实干担当“三原色” 2019-06-08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6-08
  • 强生“因爱而生”活动 2019-05-27
  • 人民网评:别再让“600瓶白酒”恶化政治生态 2019-05-25
  • 撸主脑残,重度三级,鉴定完毕。[哈哈] 2019-05-24
  • [卡通冰球图片] [手机访问]

    北京儿童冰球俱乐部:卡通冰球图片

    当前位置: 卡通冰球图片 > 故事会 > 

    生命的哨音

    时间:2019-02-01 09:12来源:卡通冰球图片 作者: 王青春

    卡通冰球图片 www.789vx.com   1。哨声护学子

      周六的清晨,天还没亮透,“哔——哔——哔——”三声清脆的哨声划破了香草坪村的宁静,伴着哨声,十来个背着书包的娃娃摸着黑向村后的一座老房子走去,一位精干的老人在房前正等着孩子们呢。

      “报数!”老人命令道。“一、二、三……十一、十二!”孩子们稚嫩的声音一一响起。老人满意地点点头,挥动手中雪亮的手电筒,说:“都到了。小柱子,出发!”

      “好嘞,十七公!”一个黑黑的小男孩脆生生地应道,带着排成一行的队伍向着后山前进了,被叫做十七公的老人则走在最后面压阵。

      十来分钟后,队伍就进入了密林遍布的后山。这些年,村里的封山育林工作做得扎实,树木越来越茂密了,林子里不仅有各种各样的鸟儿,兔子、麂子也不少,甚至野猪都能看到了。只是,冬天的早晨天亮得晚,此时的山间小道显得格外的阴森可怖,听着猫头鹰的叫声 和山谷深处的风声,孩子们的心还是禁不住“怦怦”直跳。

      这时候,十七公的哨子又响了起来,孩子们顿时觉得不那么怕了。小柱子也大声地喊起了号子:“一、二、一……”

      沿着仅容一人通过的崖边小道,走过窄窄的独木桥,足足在山中穿行了半个小时,天渐渐放亮了??吹绞吖执藕⒆用抢瓷涎?,山坡上联合小学的小章老师赶忙迎了上来:“十七公,今天学校调一天课,又辛苦您老人家跑一趟!”

      十七公笑呵呵地说:“还是你辛苦呀,哪个城里娃能像你一样守在我们这深山老林里教孩子啊!”小章老师摇头笑说:“我哪能跟您比,我才来一年,可您接送孩子都整整二十年了。”

      十七公听了这话怪不好意思的,忙挥挥手和孩子们告别。他独自走在回村的路上,不禁有些感慨。从学校到香草坪村的十来里山路,他的确不间断地走了二十年了。二十年前,香草坪村小和芽洞村小合并成立了联合小学,迁到了香草岭,十七公看孩子们天不亮就要起来 上学,天黑了才放学回家,担心他们路上的安全,于是主动承担起护送孩子们上学的任务,没想到这一送就是二十年。他最初护送上学的孩子现在差不多都已经生儿育女了。如今他感到步伐一天比一天沉重,毕竟是七十岁的老人了,他不知道到了他不能送孩子们上学的 那一天,会有谁来接替他?现在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村里除了和他一样的老人就只剩孩子们了。

      一想到这些十七公就着急,他实在是不放心让孩子们自己走山路。为了这事,他和儿子大炮没少怄气。

      大炮是村支书,前几年和十七公分了家过。近来,大炮总是躲着十七公,因为十七公一见他就吵着要他修一条从村里通往联合小学的路,那样孩子们就再也不用大人接送了。

      回到村里,十七公没有进屋,而是直接去了大炮家,大炮没在,只有儿媳妇桂花一个人在家。桂花见了公公,忙去端茶,十七公却黑着脸说:“我渴不死,大炮呢?我来就是想问问他,这修路的钱到底有辙没辙,他当真要看着爹这把老骨头哪天掉下山去摔成几截?”

      桂花怕公爹,搓着手讪笑着:“大炮到县里去了。爹,你要不就歇歇吧,别送孩子们上学了,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吧。”十七公狠狠磕了磕手中的旱烟袋,说:“我歇歇?我能歇吗?要是摔着了哪个娃娃,我看他大炮怎么向村里人交代?”

      桂花苦笑道:“爹,这两年为了修村里通往镇上的公路,村里把陈年老底都折腾空了,现在实在是没有钱呀!”

      十七公一瞪眼,气呼呼地站起来说:“有钱没钱我不管,我只知道娃娃们的命最要紧,他大炮既然当了村支书,就要为娃娃们着想!”

      桂花劝十七公留下吃午饭也没劝住,突然想起大炮昨天走时说的话,忙追着十七公的背影喊道:“爹,您别急,昨天大炮说要去县里谈什么项目,他说只要一谈拢,村里马上就有钱了。”

      2。烈焰漫天舞

      下午快放学时,十七公为了准时赶到学校,不慎在山路上扭了脚,走路一瘸一拐。

      听说十七公扭了脚,小柱子连忙撸起十七公的裤腿,学着大人的模样给十七公按摩起脚脖子来。小章老师也从房间里拿了瓶红花油出来,拽开小柱子为十七公搓揉起伤处来。

      等小章老师为十七公搽好药,十七公却看到小柱子他们不知打哪儿弄来几根竹竿,做了副担架。十七公哭笑不得,斥责道:“胡闹,十七公只是脚脖子扭了下,又不碍事。再说了,你们几个娃娃还没锄头把子高,抬得动我十七公吗?”

      “抬得动!抬得动!”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嚷嚷着。小柱子拉着十七公往担架上推:“十七公,你都送我们好几年了,一下雨你还背着我们过山沟,香草坪村的学生哪个没在你的背上趴过哟,今天你的脚扭了,就让我们‘背’你一回吧。”

      十七公看看这些可爱的孩子,眼眶有些湿润了,他想了想,诙谐地说:“担架你们都做好了,十七公不坐的话,会扫了你们的兴头。这样吧,十七公今天就坐上你们的担架,但是说好了,下了学校前面的小山坡,十七公就要自己走路了。哈哈,以后你们考上大学有了大 出息,十七公就可以在村里吹牛皮——当年我还坐过那个娃娃抬的担架呢!”

      孩子们欢呼一声,七手八脚地将十七公摁在了担架上。小柱子和长得最壮的虎子打头,十来双手一起牢牢地攥住了担架两侧的竹竿。

      孩子们告别小章老师,一步一步向着山坡走下去。小兰个子矮,够不上抬担架,她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打火机,稚气地说:“今天帮老师生火做饭,打火机忘了给老师了,十七公,你把旱烟袋给我吧,我帮你点一斗烟,躺在担架上抽斗烟,好舒坦哟。”

      十七公哈哈地笑了:“小丫头,这种福气十七公可享受不起,你啥时候看十七公在山里抽过烟来着?现在天气干得人冒鼻血,一不小心就会引起山火,你可千万别玩打火机啊。”小兰点了点头,收起火机老老实实地跟在担架边。

      十七公虽然不重,但没一会儿小家伙们的头上都开始冒汗了,好在这个山坡不长,等下到坡底,十七公连忙使劲敲打着竹竿让孩子们把担架停了下来。十七公走下担架,心疼地看看满头大汗的孩子们:“唉,都是十七公老了不中用,害得你们受苦。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你们的大炮叔正在县里谈项目,只要谈好了,村里就有钱修路了,你们就可以走平整的大路了??熳甙?,晚了,家里人要担心的。”

      孩子们拥着十七公往村里走去。转过一道山口,小兰突然大叫起来:“快看,那边有火!”

      可不是,在山的另一边,红彤彤的火光照亮了半边天。十七公暗叫一声不好,山火猛于虎,冬天的山火更是迅猛无比,是谁这么不小心引燃了山火?香草坪村可是多年的防山火模范村呀。

      十七公忍着脚痛,带着孩子们向着山口一路小跑,大伙气喘吁吁地来到山口却傻了眼,只见一团火焰在东南风的吹送下,点着了山口处的枯枝落叶,把大家出山的路死死地封住了。

      五分钟,哪怕是提前五分钟赶到山口,大家就能安全地离开火海了,十七公悔得直顿足。要不是他扭了脚害得娃娃们走慢了,他们这时早已经穿过山口了。

      3。身陷香草岭

      “往回走!”十七公急忙让孩子们跟着他往学校走。只有往回走才能从山的另一头走出去,到达邻近的芽洞村。孩子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一张张小脸吓得煞白,但还是壮着胆子跟着十七公一路狂奔。

      这条山道的一侧是深深的山谷,另一侧却是一人多高的旱芦苇,这冬天的旱芦苇枯黄枯黄的特别易燃,一旦沾了火星子,火苗会蹿起一丈多高,十七公领着小柱子们没命地往学校方向跑,屁股后面是沿着旱芦苇不断追过来的大火。

      跑了没多久,体弱的小兰就跑不动了。十七公只得背着小兰在后面慢慢跑。眼看大火离他们越来越近,十七公急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急切间他突然灵机一动,让小兰把打火机给他。他走进小道旁的旱芦苇,用脚狠狠地踩下去一片,然后果断地烧出一个隔离圈,大火 沿着旱芦苇扑过来的线路被切断了!

      十七公连忙返身背起小兰朝学校那边赶去,虽然大火快速传播的线路已切断,可是他们仍然面临着再度被大火包围的危险,只要风吹来一点点火星,这山林里的枯枝落叶随时都会再燃起熊熊大火。

      十七公背着小兰好不容易爬上了学校所在的山坡,站在高处往四周一看,心都凉了。远远地,只见通往芽洞村的小路也已经被笼罩在一片火光中,左侧的山林里也是处处冒着火光,通往香草坪村的山路上大火也在慢慢逼近,这个山坡已经处在大火的三面包围之中,就像 一艘小舢板随时都会沉没在大风大浪里。小兰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十七公正在寻思小柱子他们是否已经平安地冲出了那边的山口,却见前面黑烟里走出了一群人,是小章老师和小柱子他们。原来,这山里的小道是弯弯曲曲地在山里盘转的,而大火却是径直烧过来的,等小柱子他们赶到那边山口时,四处蔓延的大火已将山口死死封住, 他们在山口附近发现了急得四处打转的小章老师。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盯住了十七公。大家心里明白,能不能走出这座大山就在于经验丰富的十七公了。十七公放眼望去,现在只有香草岭北面的天柱岭还看不到火星,要想逃出火海,看来只有朝天柱岭去了??商熘牒拖悴萘胫浜嶝ㄗ乓坏郎畈豢刹獾纳焦?,二岭间最窄 处也有四五米宽,怎么才能过得去呢?

      眼看着大火渐渐向香草岭上聚过来,十七公的眉头也越聚越拢,突然,路旁的那副担架引起了他的注意。

      4。命悬天柱崖

      十七公叫过小柱子,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小柱子拔腿就朝学校跑,十七公则领着大家又折往香草坪村方向。

      四周的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烟味,本已暗下来的天空愈发显得阴沉,大家心里都没有底,不知道十七公会带着他们从哪里跃过眼前的这条深谷。终于,十七公在路旁的一棵大树前停了下来。这是一棵高大笔直的槭树,树干足有大海碗那么粗,十七公不慌不忙地撸起了袖 子,机灵的小柱子连忙递上刚从学校厨房里拿来的柴刀。大家这才明白,十七公是想砍倒大树架起通过深谷的桥梁。

      十七公弯腰挥刀对着树干砍了起来,“坎坎”的伐木声重重地敲打在每一个人的心上。一下又一下,十七公手都被柴刀震麻了,右手的虎口都震得渗出了血。

      不知砍了多久,只见十七公站起身来,将槭树朝着对面用力一推,槭树终于摇晃了一下,朝着对面倒了过去。笔直的树干刚好架在了深谷上面,就像一座独木桥,大家顿时欢呼起来。

      “小柱子,你和虎子先过去,在那边接应大家。”十七公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大家通过这座“独木桥”。谷底的风强劲地吹动着躺倒的槭树枝叶,小柱子和几个胆大的男孩还好,手拉着手一步步走了过去。小章老师是城里分配来的大学生,哪里见过这阵势,她只得和小兰 坐在树干上慢慢地挪了过去。等到十七公最后一个过了“桥”,大伙吃惊地看到,火舌正将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一点一点地吞噬。

      “十七公,万一大火燃了过来,我们该往哪里跑呀?”惊魂甫定的小章老师看看四周,担心地问。

      “上天柱崖!”十七公闷声道。天柱崖是天柱岭的最高处,可是如果天柱岭起火,那里能幸免吗?小章老师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只能抱起小兰跟着十七公走。

      一行人刚走出十来分钟,大伙忽然觉得四周亮堂了许多,回身一看,全都呆了,只见天柱岭上好几处也燃起了熊熊大火。

      “快!大家快跑!”十七公见此情形也变了脸色。大家不敢耽搁,只得深一脚浅一脚地与扑过来的大火赛跑,小兰趴在小章老师的怀里吓得连哭都忘了。好在天柱岭并不宽,不久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天柱崖下面。

      天柱崖山如其名,形如一个大方柱,山崖上满是大青石,石头缝隙里长满了各种灌木和杂草,好在朝南的这一面并不算高,就着越来越近的火光,一行人手脚并用地向着崖顶攀去。

      十七公在山崖下大声吼着给大伙鼓劲:“翻过天柱崖就到了琥水河大桥,大家就安全了!”二十多年前琥水桥修建时,十七公在工地上打过工,知道这里的地形。大伙儿你拉我我拉你攀爬了好一阵,终于都爬上了天柱崖,站在高处往刚才经过之处一望,不禁有些后怕, 此时的天柱岭处处燃着熊熊大火。

      这天柱崖下面的确有一座琥水桥,可是天柱崖背面比南面离地面要高出许多,且像刀削过一样平整光滑,这可怎么下得去?

      5。哨壮娃娃胆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十七公。

      十七公挥了挥手中旱烟袋,说:“娃娃们,现在我们的前面是大火,后面是悬崖,没有人能救得了我们,我们只有靠自己。大伙儿不要怕,只要十七公还有一口气,就一定要带着大家安全地走出去。”

      十七公再次给了大家信心,没有人再哭鼻子,就连小兰也止住了抽泣。“大家先把外衣脱下来!”十七公开始下命令了。不一会儿,地上就堆起了一堆衣服,十七公让小章老师带着小柱子们将衣服全部撕成布条条,然后他亲自一条一条牢牢地结在一起,一条结实的布绳 就这样做好了。

      十七公将结好的绳子末端系上一块草鞋大的石头往崖下一扔,“咚”的一声石头明显探了底,十七公四下找了一会儿,却发现绳子的另一端在崖顶上没法“生根”,这山崖上连棵树都没有。

      十七公提溜起崖下的绳子,然后在小柱子的腋下系了个圈,说:“小柱子,一会儿十七公先把你放下山崖,你要在下面好好地接应大伙儿。记住,这条绳子套的是空心结,下去的时候你要牢牢地抓住绳子,别朝下面看,就像过吊桥时不看桥下面一样,心里不害怕手上才 有劲。”小柱子听得连连点头。

      十七公又摸出哨子,说:“大伙儿在我后面排成两行,拿起绳子听我的哨声指挥。我吹响第一声哨子时,大伙儿就要跟着我一齐拽着绳子把小柱子往下放,放绳子的时候要跟着口哨的节奏。”

      “哔——”随着十七公的哨声威严地吹响,小柱子被慢慢地放了下去,十七公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手里死死地拽稳绳子,口中的哨子发出缓慢而有节奏的声音。除了十七公的哨声,山崖上似乎十分安静,面对面拽住绳子的两个人几乎可以听得到对方“怦怦”的心跳声,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分钟,大家却感觉很长很长,都在为小柱子捏一把汗。突然,大家手上的绳子一松,心里一紧,刚要向下面喊话,却听得小柱子在下面兴奋地大叫起来:“虎子、小兰,快下来,这比爬村口的老槐树容易多了。”

      在小柱子成功“着陆”的鼓舞下,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钻进绳套里,在十七公的哨声中下了天柱崖??墒?,每下去一个孩子,十七公手上的分量就要增加几分,因为山崖上又少了一个拉绳子的人。

      最后,崖顶上只剩下小兰、小章老师和十七公了,而大火早已经从天柱崖的南面攀援而上,迅速地向崖边蔓延过来了。

      小章老师把小兰递给十七公,诚恳地说:“十七公,你累了,还是你带着小兰先下去吧,我年轻,能拉得住你们。”

      十七公顿时瞪圆了双眼:“瞎胡闹!小兰离不开你,孩子们也离不开你,你一定要带着小兰安全地下去,我就是拼了老命,也不会让你和小兰伤着一丁点。”十七公说着将绳子不由分说地绑在了小章老师和小兰身上。

      接着,十七公郑重地吹响了口哨。小章老师只得紧紧抱着小兰一点一点地离开崖顶,就在离开崖顶的一瞬间,泪眼迷蒙的她才发现十七公手里的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鲜血浸透了。

      好一会儿,小章老师才感觉到有好多双手在托着她和小兰,她们终于平安下来了!

      就在这时候,山崖上“呼”地掉下一个火球,重重地摔在地面上。大家围上去,不由惊呆了,这个火球竟然是十七公!

      十七公身上的衣服已被烧得所剩无几,很明显小章老师和小兰还在山崖中间的时候,大火就已经烧到了十七公身上,而十七公为了让小章老师和小兰安全“着陆”,竟然任由大火烧身也没有松开绳子。

      十七公的头上脸上满是鲜血,吃力地睁开了双眼,说:“娃娃们,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扭了脚,你们就不会受累了。”

      小章老师听了,忍不住痛哭起来:“十七公,都怪我,我不是个好老师,要不是为了参加县里明天举行的教师进城考试,孩子们今天就不用来补课了。十七公,明天的考试我不去参加了,我要永远留下来……”

      一股鲜血从十七公口中喷涌而出,他艰难地指指香草岭方向,说:“小章老师,你是好老师,以后我没法再送娃娃们上学了,你告诉……大炮,我要天天看着孩子们去上学……”

      6。谁是纵火人

      香草岭的大火吓坏了整个香草坪村,村民们匆匆赶到山口想去把孩子们救出来,却被大火阻在山外半步也踏不进去,大炮想冒死冲进山去,也被村民们死死地拖住了。

      眼见整个香草岭遍地烟火,大家几乎都绝望了,这时村里有人急匆匆地过来报信,说看见学校里的小章老师带着孩子们正沿着公路绕回来。

      大炮带着村民们急忙往回赶,就在村口的大槐树下,他们看到了让人潸然泪下的一幕:小章老师背着小兰,吹着响亮的口哨走在最前面,在她的身后孩子们肩上扛着一副担架,孩子们的肩上都压出了一道道血痕??吹贸鏊且炎吡撕茉兜穆?,但却没有一个人叫苦,担架 上静静地躺着已经没了呼吸的十七公,安静得就像睡着了一样。

      村民们再也忍不住了,围在十七公的身边抽泣起来。这时,有人说话了:“下午香草坪没有外人进来过,这把火到底是谁不小心点起来的?这个人一定就在我们当中,我们要查出来,为十七公报仇!”

      村民们听了,纷纷高声附和:“对,查出来,为十七公报仇!”

      这时候,大炮慢慢地走到十七公面前,抚着十七公的手在发抖。半晌,大炮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爹,是儿子害了你,这火……火,是我故意放的!”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静下来了。大炮是村民们公认的好干部,他想方设法筹集资金修通了公路,又从外面引来老板收购村民种植的各种土特产,让香草坪村的村民看到了富裕的希望??墒?,他为什么要放火烧山呢?原来,为了让孩子们能走上宽敞安全的道路,他一直在乡 政府和县里的各个部门之间奔波,可是谁也不肯为了香草坪村的孩子们拨款修路,而村里刚刚修通了到镇上的路,家家户户都捐了不少款,实在拿不出钱来了。无奈之际,他只得盯上了山上的树木,本来木材老板都已经找好了,价格也十分理想,可是林业局迟迟不肯批 砍伐指标,昨天大炮再次找到林业局求情,但是林业局坚持说香草坪村修路时砍的树太多了,砍伐指标早用完了,得过几年才能再砍树了。大炮没办法,只得找到木材老板说山上的木材不卖了,没想到那木材老板给他出了个主意:只要在山上放一把火,到时候大火烧了 山,林业局不批也得批。大炮也知道过了山火的树木肯定活不了,但是用作建材却一点不受影响,但这样做一旦被公安查出来是要坐牢的,大炮有些犹豫不决??山裉熘形缃蛔∧静睦习遄笕坝胰?,再加上喝了不少酒,大炮回到村里,没有进自己的屋,直接就上了山, 在山上点了一把火。

      村里年龄最长的四公公,指着大炮痛心疾首地说:“你糊涂呀,香草岭上有学校,你这样做不是要把孩子们活活烧死吗?”

      大炮痛苦地摇摇头,说:“不,其实我放火的地方不是香草岭,而是香草岭南面的茶花岭,两个岭之间不是有条小溪吗,今天一直吹的是北风,我原想在茶花岭上放火,怎么也烧不到北边的香草岭,没想到,大火起来没多久,风向突然转成了冬季里少有的南风,那时我 再想救火也来不及了,我更没想到的是今天孩子们竟然在学校里补课……”

      大炮的话说完了,香草坪的村民看看大炮,又看看躺在地上的十七公,好一阵没有人说话。大炮对着地上的十七公“咚咚”地磕了几个响头,站起来转身走上了通往镇上的公路。

      尾声

      两年后,因为在狱中表现出色,犯纵火罪的大炮被提前释放了。

      当他回到日思夜想的香草坪村时,顿时愣住了,白须飘飘的四公公正带着村里人默默地站在村口的大槐树下等他。四公公拉着大炮的手慢慢地走向了香草岭,他们身后跟着长长的队伍。

      在香草岭山口不远处的山坡上,一座刚刚爬满青藤的坟墓静静地躺在那里,墓前的石碑顶上放着一只锃亮的口哨,这里是十七公的长眠之地。大炮拿起口哨狠狠地吹响了,哨声嘹亮,久久地回荡在山间。大炮“扑通”一声跪倒在父亲的墓前,两年前他没顾得上安葬父亲 就去了派出所。

      在他的身后,是一条通往联合小学的宽敞得足可跑下吉普车的山间便道。在大炮自首后不久,香草坪村用出售木材的钱修通了这条便道。

    Tags: 生命 哨音

    本文网址://www.789vx.com/gushihui/15472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 大众德国工厂9月将短暂停产 为应对新排放规定 2019-08-16
  • 河南一矿企收33张罚单仍违法排污 有基层官员站台 2019-08-16
  • 因此就有理由远超购买力炒作房价,实现更高地价? 2019-08-10
  • 毕业当援疆 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2019-07-22
  • 从一起偷倒渣土案看作风 2019-07-22
  • 北美票房全女性阵容《瞒天过海:美人计》成票房大赢家 2019-06-27
  •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杨建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6-22
  •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连载八) 2019-06-19
  • 审计署:19万套房子空置 数百亿元资金闲置 2019-06-10
  • 科学数据,如何科学管理 2019-06-10
  • 【大家谈】绘就实干担当“三原色” 2019-06-08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9-06-08
  • 强生“因爱而生”活动 2019-05-27
  • 人民网评:别再让“600瓶白酒”恶化政治生态 2019-05-25
  • 撸主脑残,重度三级,鉴定完毕。[哈哈] 2019-05-24
  • 浙江11选5哪个平台可以投注 加拿大28怎么稳扎稳打 幸运票极速时时 三分时时彩全天计划 捕鱼游戏在线玩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 52期平码数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极速赛车怎么玩规则 管家婆期期中特免费资料大全 i现金棋牌o皇家棋牌 浙江l2选5最新版 北京时时彩计划网站 免费棋牌下载 老时时360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